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时间作酒 > 只为与你相拥

只为与你相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有些事情,明明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可当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,依旧会迷茫,会彷徨。
  狗子点了点头,这种事她没必要瞒着我:“是啊,那一箱子就是他下的聘礼。”
  我嘀咕一句:“怪不得你宝贝的很…”
  她歪着头问我:“你说什么?”
  我连忙摊了摊手道:“没,没啥。”
  我们一时间都有些沉默,焖锅的产生的白汽在我们面前飞舞。而故事的男主人公也蹲在台阶上,看着漆黑的天空,听着耳边的雨声,不知道在想些啥。
  “咳咳。”她连声咳嗽,酒水不小心进到了气管,虽然只有一点,也足够她缓很久。
  我吸了一口奶茶,夹了一块羊肉,塞进嘴里慢慢咀嚼:“所以,原本因为爱情在一起的结婚,变成了想给对方一个交代么?”
  她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是,也不是,我和他还是深爱着彼此,只是这份感情持续时间太长了,长到像是逼迫我们做出一个抉择,所以我们不得不结婚。”
  “这样啊……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的对象是我战友,他们在一起都快七年了。
  “你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……”
  她立刻变了脸色,过了一会才苦笑道:“连你也这么想,更何况我周边的那些人。”
  “她们一有空就在我耳边叨叨叨,叨叨叨的催婚,催着催着,我感觉我被催到恐婚了都。”
  “而且这些年,我们通过自身的努力,也确实干出了一点成绩。然后我爸妈就开始患得患失,怕我男朋友喜新厌旧,所以结婚反倒成了最好的捆绑绳,将我和他牢牢的捆在一起。”
  她把江小白放到桌子上,里面已经下去了大半:“更何况我还比他大两岁……”
  “嗝。”她又打了个酒嗝,思绪却回到了那一年。
  “涛涛,涛涛,上路哇。”我开着麦大吼,让打野的涛涛来上路支援。
  然后对面来了三个人,越着塔把我强杀了。而作为打野的韩信,他却跑去下路帮助id为“南墙”的鲁班七号。结果被对面辅助加射手二打一给留下了。得益于此,鲁班七号躲在了自己的防御塔下,保住了一条小命。
  我看着爆炸的防御塔,质问涛涛道:“涛涛你怎么回事?”
  这个时候鲁班七号发话了,她在公屏上打字骂道:“老狗你别太过分!”
  我也迅速的打在公屏上:“狗子你个小菜鸡,不懂别说话。”
  涛涛沉默了一会,在公屏里打出四个字:“这波怪我。”
  我想了一下,缓缓打出:“下次别这样了,会输的。”
  他回到:“放心。”
  之后那一局还是蛮顺利的,作为一个长期沉醉在游戏中的,对未来一片迷茫的我,在游戏方面的天赋,还是不弱的。
  只是后来就很难再约狗子和涛涛一起打游戏了,他们玩到了一起。拿狗子的话来说:“我宁愿和涛涛在峡谷里捡垃圾,也不想听你在游戏里瞎哔哔。”
  为此我还消沉了一段时间。
 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涛涛瞒着我去找了狗子……
  涛涛家世不是很好,父母离异,父亲重病在床,有个出嫁的姐姐,但总是不顾家。他很节俭,每个月到手的工资都要往家里寄上不少。但他也很大方,给狗子买了一枚四千多的玉镯子。
  他去找狗子的时候,就连买火车票都要犹豫很久,最后买了一张坐票,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。刚见面的时候,狗子差点没认出涛涛。这些都是在狗子的逼问下,涛涛才选择松口。为此狗子还感动了很久。
  “老狗,你知道么?我要恋爱了,是真的,当我看到那个满眼都是我的男孩的时候,我的内心就被触动了,不管将来如何,又将背负什么样的压力,我都要和他在一起。”
  我刚结束一把游戏,今天打的时间有点长,脑子晕乎乎的。我点开qq界面的弹窗信息,想了想,回复道:“是涛涛么?你们见面了?”
  “嗯,他偷偷来深圳找我,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。”
  “佩服。”
  我是真的很佩服那种有勇气,那种“听闻远方有你,动辄跋涉千里,不问归期”的人。
  “官宣么?”
  她发了一条语音给我:“不啦,老狗,我要把涛涛藏起来,就像在心里盖一座城堡,城堡里只住着一个王子。”
  “不都是公主么?”
  “害,你不懂。”
  我摇了摇头:“恋爱中的人,我确实不懂啊。”
  其实我还是懂的,只是这一刻狗子是幸福的,有些幸福,不应该被打扰。
  “略略略。”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内心居然有一丝失落。好像身边孤独的人越来越少,只剩我一人上路。压下心中种种情绪,我回到:“狗子,你和涛涛都是我的好朋友,那随份子,我不得大出血?”
  “你意思意思一下就行啦,不过到时候一定要来捧场倒是真的。”
  原来那个时候的狗子,就已经想到和涛涛结婚了。
  涛涛其实很成熟,但有时候也很幼稚。他对于我们这些兄弟来说,明事理,辩是非,从不惹事生非。但在狗子面前,就总是频频出错。
  有一次狗子嗓子痛,让涛涛买润喉糖,涛涛认为所谓的润喉糖是任何一种糖都行。所以去超市买了一盒薄荷味的硬糖。
  狗子很生气,说因为他要给买润喉糖,所以才打消了了老妈要带润喉糖的想法。谁知道涛涛没买。最后晚上狗子生闷气回家的时候,涛涛说原本是想带狗子去医院看看的,只是狗子那会太凶了,他有点不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