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庶女继妃 > 第 350 章

第 35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后主孝端文皇后,延庆郡王叶枫嵐女。初,封为公主,正统八年加封号,是为“和敬公主”。岁甲寅四月,下嫁蜀汉,国主命太子章亲迎,至剑门关,大宴成礼……未几,蜀汉国主薨,太子章即位,后亦正位中宫……章眷之特厚,宠冠后宫。后思乡日切,章建怀北祠以慰之……弘熙九年,临江侯率军二十万围成都,三月,城乃破,蜀汉亡。章纵火*,后欲殉之,意甚坚,章不允!……侯大索城,后不知所踪!
  
  ——蜀史后主孝端文皇后传
  
  银月嫁到蜀汉的那一年,年仅十六岁。那一年是大楚正统八年,恰逢突兀兴兵进犯西疆,蜀汉乘机提出欲与大楚和亲,当时西北民变风起云涌,正统畏惧蜀汉趁机发兵北伐,迫于无奈,钦封延庆郡王之女银月为“和敬公主”,下嫁蜀汉太子刘章。
  
  从京师到成都,千里迢迢,送嫁的队伍一直走了两个多月。从四月一直走到六月。六月二十,太子刘章奉蜀汉国主之命亲自到军事重地剑门关去迎接。
  
  六月暑气炎热,从京师到成都,越往南走,天气就越热。银月坐在公主才能乘坐的黄金舆轿中,听见轿子外头传来一个温和醇厚的声音:
  
  “参见公主殿下!殿下一路辛苦了。”大楚是蜀汉名义上的宗主国,刘章虽然贵为太子,见到她却还是要行礼的。
  
  这是银月和刘章的第一次见面。或者说,是半次见面。因为银月虽然知道外头是谁,可是恪守于礼仪,她轿子四周的帷帘垂得低低的,她并没有掀开轿帘看一眼刘章的长相。
  
  后来随嫁的女史钻进轿子,喜孜孜地对她说:“太子刘章龙章风姿,仪态脱俗,殿下真是好福气!”
  
  银月听了只是笑笑。
  
  蜀汉和大楚名义上是睦邻友好的邻邦,实际上彼此虎视眈眈,都想消灭对方成就一统天下的伟业。大楚国力强大,士兵训练有素,蜀汉却是国小力弱,双方实力对比一目了然。这样的背景下,她被扣上一个嫡公主的名分,嫁到蜀汉,无疑是被当成了政治上的牺牲品。
  
  刘章娶她明显只是为了政治上的需要,又怎么会对她这样一位敌国公主付诸真情。
  
  没有什么好期待的!
  
  银月和刘章的大婚地点是在蜀汉皇宫昭阳殿内。昭阳殿外鼓乐鸣奏,蜀汉虽小,太子大婚的仪制却极为周全,百官华衣美服来贺,珍馐美酒流水价送进来,那庆典繁华盛大到了极致。
  
  然而她心中绝无喜悦。
  
  直到她拜完了天地,被搀进了宫室内,刘章用一杆秤挑开了她大红织锦的盖头。她慢慢地抬头,第一次看见那张清隽出尘的俊颜。他静静地站在那里,意态娴雅,超凡脱俗,宛如临凡的谪仙。大红色的吉服穿在别人身上总会有些俗气,可在他的身上,硬生生就被穿出了几分翩然出尘的气质。
  
  他那样专注地看着她,目光澄澈,眼中没有审视,没有提防,只有淡淡的温暖。在这样的注视下,银月不由自主地伸出手,与他相握。
  
  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!也许抛去恼人的政治因素,他说不定真的是她的良人呢!
  
  银月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!
  
  多年之后,银月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曾经用那样暖心的目光看着她,对于她这样一个敌国的公主,不是应该审视和怀疑的吗?
  
  他只是云淡风轻地笑笑:“如果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,你相信吗?”
  
  成亲以后的日子里,在远离故国的成都,银月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,尽心竭力侍候太子,打理好昭阳殿的一切。刘章对她也是疼爱到了骨子里,他特别喜欢书画,她便总是陪着他在书房里,燃起一枝蜜合香,他低头写字,她就在一旁为他磨墨!
  
  有时默默相对一个下午,他们也不会说一句话,可是那种淡淡的温馨和美的气氛,仍然让人觉得沉醉不已!
  
  碧纱待月春调瑟,红袖添香夜读书!恍然间,银月觉得自己找到了梦寐以求的良人。
  
  西南的冬天渐渐来了,因为历史风俗的缘故,这里没有烧火炕烧地龙的习惯。这里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那样冷,可对于银月这个在北方生活了十六年的人来说,西南潮湿阴冷的天气仍然让她感觉到很是难过。
  
  可她并没有将这些告诉刘章,她的身份敏感,她不想让刘章觉得她是一个很“事儿”的女人。
  
  某一日,刘章带着她来到了昭阳殿的后殿。银月才发现这里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按照紫禁城宫殿里暖阁的样式进行了修缮。内室里的布置和她在家乡的闺阁几乎一模一样。屋子里烧着地龙,温暖如春,后来她才知道,这是刘章千里迢迢从京师聘来无数工匠,花费近一个月的时间,将这一切全都做好了之后,才带着她来看的。
  
  那一刻银月的心,就像地龙一样的温暖。
  
  冬去春来,第二年的三月,银月诊出了喜脉。刘章高兴坏了,那样飘逸出尘的男子,逢人就说:“我要做爹爹了!”
  
  侧妃贾氏是内阁大学士贾阁老的孙女,与银月同一天嫁给刘章为妃,她一直十分嫉妒刘章和银月的关系,没少在背后挑拨离间二人的关系。仗着祖父的关系,她竟然当面顶撞银月这个正妃。
  
  刘章知道之后,毫不犹豫地将她禁足,并且褫夺封号,降为嫔。
  
  银月劝他说:“汉王刘平一直觊觎你的太子之位,贾阁老是你在内阁最大的帮手,你何必为了我而得罪他呢,你放贾氏出来,恢复她的封号罢!这种事情,我在大楚皇宫里见得多了,贾氏并不能把我怎样!”
  
  他只是温和地笑,轻轻抚摸着她的鬓发说:“我刘章若是连心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,就是将来得到了皇位,我又凭什么能坐得稳?”
  
  银月愈加感动。怀胎九月后,临盆生下一子,刘章欣喜若狂。他对银月说:“将来若是我继承了国主之位,这个孩子就是未来的太子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