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盗墓:我真不是乌鸦嘴 > 第四十七章 跟我们走可以,但总得加个保险吧?

第四十七章 跟我们走可以,但总得加个保险吧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虽然凉师爷一直都是那种怂得不能再怂的形象,但吴邪还是怀疑地看了他一眼,示意他止步:“我怎么知道下去之后里面没你的尸体?你跟他们几个一直在一起,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?”
  
  凉师爷欲哭无泪,看看泰叔觉得不安全,再看看吴邪手里那把枪......呵呵,打扰了!于是只能往旁边钻,努力离双方都远一点......可为什么这三只大老鼠也跟着他过来了啊!
  
  凉师爷看着那三只龇牙咧嘴看着他,不知道是不是把他当储备粮的大老鼠,腿有点抖......
  
  不过现在没人在意他的处境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泰叔身上,没人比他们更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要不然下去走着走着,蹿出来另一个自己把自己给替代了,那活下来的那个还是自己吗?这多可怕!
  
  不过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,林言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个看似不靠谱,但用来解释面前这一切又非常合理的想法......
  
  “泰叔,你去过新疆吗?”
  
  新疆?新疆又有什么?老痒回过头看看着林言,有些不理解。旁边的吴邪却有些恍然大悟。没错,就是那个广为流传却一点证据都没有的恐怖传言,吴邪身为盗墓“世家”还是知道点内幕的,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......
  
  他皱着眉头,注意力还在泰叔身上:“可那东西不是被带走了吗?上面都找不到的东西,真是这个......”他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泰叔,并不觉得这个干瘦普通的半老头子能得到这件东西。
  
  “真是他能得到的?”
  
  泰叔一头雾水,这都什么和什么?有什么不能直接说出来的,非得卖个关子才行?
  
  他看着面前三个人,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:“你们说的......能不能直接点?什么东西被我得到了?”
  
  “什么东西?上世纪罗布泊最大的考古谜团你不知道?”
  
  泰叔愣了愣,冷汗下来了:“你是说,那块玉佩?”
  
  林言点点头:“除了这个,还有什么东西能解释现在的一切吗?”
  
  吴邪怀疑地看了泰叔一眼,看泰叔这架势,要是身上真有玉佩,不至于表现成这样吧?他脸上明显有着茫然,估计就算他身上有这个玉佩,自己也不知道......
  
  他们都没注意到,身边的老痒身体僵了僵,竟是松了口气的架势。
  
  泰叔看他们有些迟疑,干脆把身后的背包拿下来,身上一个口袋一个口袋地掏过去。于是林言他们惊奇地看到,一个人身上居然能塞下这么多东西......该说不愧是老倒斗了吗?
  
  只见泰叔身上除了那身衣服,竟然陆陆续续掏出了三把枪、若干个弹夹、至少两把匕首、几把小刀,其他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更不知凡凡,甚至连用来撬锁的小铁丝都有......林言看了看他无意间蹭过的衣服手脚封口处,可以肯定里面至少还有点刀片什么的小玩意儿。
  
  可以说,这身装备足以让他和吴邪老痒集体自杀谢罪,人家这才是来倒斗的,跟泰叔一对比,他们三个简直就是下来玩的!更别说老痒了,走南闯北几年,到头来连最基础身上带的东西都不全,真的是好意思啊!
  
  老痒见吴邪和林言的目光在这期间时不时情不自禁地看向他,脸皮都不禁有些红了,就不知道是羞愧的还是气的......不过这东西也没法说,也就是吃了经验不足的亏,下次补上就是。
  
  吴邪看了眼林言,在他眼里林言简直是个完美的队友,除了武力值可能不如张起灵之外,简直是个百宝箱,还带了个小外挂白僵尸,自身保命能力也不错,一把子力气足以让举重冠军都自愧不如......所以这种事情下次就交给林言吧!让他看点东西倒腾下机关什么的估计还行,这种事情就......
  
  不对,为什么要有下次?无意间又想到这茬的吴邪陷入了沉思,及时掐断了他自己的思绪并在心里立下了再也不要下墓的flag。要是林言知道,估计得给他翻个白眼并反驳:这年头难道不知道旗子立了就是要倒的吗?吴邪可是主角,不下墓,想什么呢?
  
  好容易泰叔把身上零零碎碎的东西摆了一地,身上衣服也差点脱得就剩个裤衩,连背包里的角角落落都被翻了个遍,连个玉佩的影子都没见着,几人这才作罢。
  
  老痒笑嘻嘻地上去跟他说笑,唠唠叨叨地说这都是为了他们的安全什么的,泰叔其实心里并没有什么抵触,换他来估计也是一样的结果。别说吴邪他们了,他自己意识到这点的时候,自己都想把自己的东西翻个底朝天看看了......
  
  那件诡异的事情行里人没几个不知道的,他们秦岭这边离那边也近,事情第一时间就已经传了过来。那时候他还年轻,也才三十来岁,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,一度也和几个行里人组了个队想过去看看,可半道上听说东西已经被带走了,他们去那边也没找到什么线索,这才作罢。
  
  他一度以为这件事情就是个以讹传讹的悬案,一个夸张了的传说,直到林言刚刚点出了这件诡异的事情,他才后知后觉感到害怕。万一这是真的......
  
  而在他们有一句每一句地唠嗑的时候,旁边凉师爷忍不住了,他被几只大老鼠围在角落已经很久了,随时处在要被分食的恐惧里,于是情不自禁地看向林言那边:“那,那位林小兄弟,你能不能......能不能让你的宠物把这几只大老鼠给叫走啊?它们好像很想吃我......”
  
  林言的注意力这才被吸引过去,看到凉师爷凄惨的样子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,不过现在幸灾乐祸是不是不太好来着......他把拳头放在嘴边掩饰着轻咳了一下,抖了抖肩膀让很久没动好像睡着了的小白僵睁开了眼睛:“小白白,要不让你那几个小弟离他远一点?再围下去估计他要怕得尿裤子了......”
  
  嗯?泰叔看向这时候才有点存在感的凉师爷,眼里闪过一道寒光。难道是他......
  
  他一言不发地加快了收拾的速度,匆忙把身上零零碎碎的东西收拾好后,来到了靠着墙腿还软着的凉师爷面前。虽然他看上去不是冲着他们来的,但谁能保证他不是顺带的呢?
  
 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凉师爷好几秒,把他看得莫名其妙的:“泰叔,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
  
  泰叔深吸一口气,冷冷地问他:“你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?单纯就是为了这座墓吗?这里四具尸体,唯独没有你的,你觉得......我们怎么想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