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157 意外汇聚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这小贼连番讨饶,人落在周靖手里,他哪里敢用脑袋去接这等猛人的拳头。1
   
  周靖见他识趣,也没有在恐吓,将他放回地面,掀了这人的面巾。
   
  面巾下是一张蜡黄的面皮,相貌平凡,僵硬无表情,一双眸子却湛然有神。
   
  看了一眼,周靖便猜到此人多半戴了人皮面具,此时也不揭穿,按着这小贼的肩头,不让他跑掉。3
   
  这时,旁边如临大敌的中年人,这才发现周靖与小贼不是一伙的,犹豫一下,上前拱手客气道:
   
  “二位好汉请了,刚才情急,我却是误会了二位,实在抱歉。”
   
  “好说。”
   
  周靖和方真自然不怪他。。
   
  中年人看向小贼,语气一沉,道:“好教二位知晓,我本在街上行走,这贼子趁着我在摊子前买卖物件之时,偷了我的包袱,里面有我全副身家,我这才发足来追。”4
   
  “原来如此。”方真在一旁点头,朝小贼喝道:“还不快把东西拿出来?”
   
  适才这小贼扔向周靖的包袱,自然是个障眼法,不是真货。
   
  小贼不敢违拗,只好掏出偷来的东西,却是鼓鼓囊囊的钱袋,哗啦啦的,发出许多银子摩擦相碰的好听声音。1
   
  中年人接过钱袋,稍微掂了掂,这才舒了一口气,郑重收进怀中,不善瞥了一眼小贼,随后移开目光,郑重朝周靖抱拳行礼:
   
  “多谢好汉相助!”
   
  “适逢其会,举手之劳罢了,不必客气。”
   
  周靖随意摆摆手,旋即颇感兴趣道:
   
  “你刚才使的枪法,甚是霸道,也是好手段。”1
   
  闻言,中年人面露惭愧之色,汗颜道:“些许技艺,在阁下面前却是不算什么了。”
   
  他刚才以棍作枪,想要挑开周靖,虽然没有下重手,只出了六分力气,可也被周靖徒手破去。
   
  自枪法有成以来,他还从未遇过徒手硬接的猛人,不禁内心剧震,印象深刻,对周靖惊为天人。
   
  虽然他觉得,打起来自己未必会输给周靖,但在力气这一块,着实心服口服。1
   
  这时,四周的围观群众指指点点,河里的泼皮也在扑腾上岸,都在看着几人。
   
  见状,方真建议道:“此地人多眼杂,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如何?”
   
  一行人都是点头赞同。
   
  中年人对周靖既有结交之意,也想表达感激,自然不会一走了之。
   
  而周靖则是好奇这两个身怀本领之人,既然遇上了,那认识一番也不错,说不定以后能成为自己的助力。
   
  单打独斗不容易,有人脉、有帮手是最好的,毕竟身怀【王霸之气】这样的天赋,不利用起来就浪费了,见谁都想虎躯一震。10
   
  ……
   
  一行人跟着方真,来到一处酒家,要了二楼雅间,点了一桌好菜好酒,菜肴几乎都是鱼。1
   
  在方真带路下,他们还是提前来吃鱼了,看方真一脸高兴的样子,周靖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有多爱吃鱼。2
   
  喝了一碗,中年人这才自报家门,道:
   
  “在下高云,山北人士,本是庆阳府振威镖局的二镖头,后来自觉武艺不足,回家闭门练功,有好几年不再走镖,此次来这安林府是为访友……”3
   
  听他说了一通,周靖两人才知晓,这人不是绿林中人,而是個不曾犯事的清白之身,严格说是在江湖道上挣吃喝的。
   
  不过对方曾是镖头,走南闯北,难免和绿林打交道,对绿林道也不陌生,是以也能算半个“圈内人”。
   
  周靖又看向一旁小心翼翼作陪的小贼,扬了扬下巴,道:“你呢?是你自己揭下面具,还是我来?”
   
  这小贼无奈,只好揭开人皮面具,露出真容,却是一个清秀的半大孩子,在座三人都不认得。
   
  小贼苦笑一声,道:
   
  “怪我有眼无珠,冲撞了好汉,但东西也还了,歉也道了,不知可否放我走?”1
   
  “怎么,你很忙吗?坐下来喝杯酒的时间都没有?”周靖打趣。
   
  “好汉……爷爷相邀,我哪里敢不从。”3
   
  这小贼一脸无奈。
   
  周靖摸了摸下巴,问道:“你轻功也不错,没想到这般年轻,你叫什么?”
   
  小贼露出为难之色,赶忙拱手道:
   
  “不是我不愿自报家门,而是另有干系,我若说了自己的名字,遭人认出来了,怕坏了别人的大事。爷爷,我看你乃是顶天立地的好汉,若是寻常时候,我定愿结识一番,可眼下却是不同,还望理解一二。”
   
  周靖眉头一挑:“这么说,你年纪轻轻的,却是很有名咯?”1
   
  ‘不敢不敢……’小贼赔笑。
   
  周靖却没有逼问,而是意味深长道:“也罢,我现在也不问你,待会就知道了。”
   
  闻言,小贼心里咯噔一下。
   
  他被周靖带来的路上,因为忌惮周靖的武力,所以不敢逃跑,但悄悄从袖子里洒下一些东西,沿路做了记号,引同伴来救。
   
  他自觉做的隐秘,此时却是惊疑不定,不知是不是被周靖识破了。
   
  周靖不理这小贼,转头和高云说话,介绍了一下自己和方真,但却没有提起各自的绿林诨号。
   
  高云本是北方人士,以前大多在北边走镖,熟悉北方绿林,却不是特别了解南方绿林,所以此时没认出方真,更不认识刚“出世”的周靖。
   
  倒是一旁的小贼眼神一变,悄悄打量三人,似乎听过三人的名字,但却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   
  大家都是通晓武艺的,聊了几句,话题很快就拐到武学上面。
   
  高云语气钦佩:
   
  “陈封兄弟,高某走镖多年,遇到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却无一人有你这般力气。”
   
  “我曾居山野之间,常年徒手与狮虎相搏,吃的都是虎豹之肉,久而久之便养出了一身好力道。”7
   
  周靖哈哈一笑,仍用这番说辞,确实好使。
   
  “原来如此。”高云恍然,又好奇道:“陈兄天赋异禀,让人羡慕得紧,不知擅使什么兵器?”
   
  一般来说,江湖道上贸然盘问陌生人的武功来历,这是大忌,但只问对方使什么兵器,倒不算无礼。
   
  周靖也不遮掩,道:“我会使刀,但用的少,最常用的还是棍棒,当作长枪来使。”
   
  闻言,高云顿时来了兴趣:“原来陈兄也擅使枪,大家都是同道中人,若不嫌弃,你我倒是可以较量一番枪法。”2
   
  周靖却摆了摆手,直爽笑道:
   
  “不怕兄弟笑话,我不会什么高深枪术,也未曾得遇名师,迄今为止只会一套大路货的中平枪,光论枪法变化,我却远远不是高兄的对手了。”1
   
  高云一愣,随即道:“以陈兄的神力,便是直来直去的简单招式,也能以力破巧。”
   
  “哈哈哈,高兄倒不必抬举我,我自家人知自家事。”周靖不以为意。
   
  这时,高云沉吟了一阵,忽然道:
   
  “我与陈兄一见如故,想叨扰兄弟几日,交流些枪法,不知兄弟意下如何?”3
   
  周靖听懂了潜台词,这人貌似是想传他枪法,不禁略感意外,问道:“你的枪法难道是可以随便传的?”1
   
  他对这人霸道的枪法,还记忆犹新,在这世界显然颇为不俗。
   
  高云闻言,立马解释起来:
   
  “好教兄弟知晓,我自幼习练家传枪法,一身本领根基由此而来,自然不能外传。不过后来我又学了些江湖上流传甚广的枪法,却是没有门户之别,便是去武馆也能习得,教给兄弟自然不碍事。因为都是些大路货,陈兄也不必将我当成老师,你我兄弟论交,只当是交流枪术了。”3
   
  高云突然有这个想法,一是打算感谢周靖相助,二是想要亲近周靖,结交这等人物。
   
  周靖想了想,也没有客套拒绝,率直答应了下来。
   
  多学几招此方世界的枪术,在对敌时更有见识,还能进一步体会一下当前世界的武学特点。
   
  有了这一茬,席间气氛更热烈了,几人吃鱼喝酒,聊个不停。
   
  这时,方真咽下一块鱼肉,突然问道:“不知道高兄此番访友之后,有何打算?”
   
  高云摇头:“无甚打算,或许在这南方走走看看,增长一番见识。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