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156 求助与热闹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吴正醒转之后,顾不上别的,赶紧出了安和书院,带着书童匆匆奔往城南,路上焦急问了书童好几遍具体情形。1
   
  不多时,吴正便来到一处高门大户外,匾额写着“鲁府”二字。4
   
  这鲁家是州府内的大户豪族,曾有先人官居高位,虽后来有些没落,可仍然实力雄厚。
   
  早年间,吴家老太公一番运作经营,最终让女儿嫁入鲁府当个妾室,对吴家而言算是攀上了高枝。1
   
  女儿虽是妾室,但却颇为受宠,两家便偶有往来。而吴正在州府求学,便时常得到这鲁府的额外照顾。
   
  是以,此时家中一出事,吴正便火急火燎来找妹子求助。。
   
  他通报了门房,焦心等了一阵,才被准许入内,跟着家丁走进院内,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宅邸,见到了自家妹子。2
   
  一见面,吴正便好似找到了主心骨,哆哆嗦嗦说了家中变故,焦急问道:
   
  “妹子,家中遭逢这等变故,爹爹与两位弟弟都死于非命,家产遭村夫搜刮一空,庄客尽散,为兄该如何是好?”
   
  吴家妹子也是慌了神,因自身是妾室,拿不了主,她便赶忙道:“大兄休急,且容我去禀报老爷。”3
   
  说完,她起身便去通报主母,然后再去找了鲁家老爷鲁安城,将事情细细说了。
   
  不一会儿,鲁安城便邀吴正,来主厅一叙。
   
  吴正跟着家丁来此,便见到鲁老爷、鲁家主母以及自己的妹子已在主厅当中。
   
  他赶忙上前行礼拜见,说了一通问候请安的好话,这才屁股沾着椅边坐下。
   
  鲁安城是一副肃容古板的相貌,让家仆上了茶,缓缓道:“事情我已知晓,吴老太公是我旧友,听闻他遭难,我心甚是悲痛。你我两家素有往来,此事我定会帮你,助你夺回家业。”3
   
  吴正大喜,连连拱手,嘴里蹦出一连串不带重样的感激之词,到底是个腹有墨水的读书人。1
   
  鲁安城用杯盖刮着茶沫,沉吟道:
   
  “传言多有不详尽之处,我这便拨一些庄客跟你去吴家庄,先打探个清楚。若那犯事强人未曾离去,尔等便莫要轻举妄动。若强人已走,你便看看家产被何人霸占,你家地契、借据是否还在。若地契、借据还在,那便好办,去县衙走上一走,请求官府主持公道便是。”4
   
  吴正连忙点头,赶紧记下。
   
  他在老太公的培养下自幼专心读书,为求考取功名,并未主持过家业,是以此时慌乱之下不知如何是好,如今有鲁老爷出谋划策,他才有了眉目。1
   
  “那要是地契没了,又如何办?”吴正赶忙问道。
   
  鲁安城喝了一口茶,咂了咂嘴,不紧不慢道:
   
  “那却也不难,只要找到官府背书即可,你吴家往日里不曾短了知县的孝敬,他素知那周边是你吴家庄的田产。你只要拿些钱财孝敬知县,上下打点一番,此事便成了大半。若是还不成,你便回来告诉我,我和知府大人素有交情,替你说上几句,这家产也就名正言顺回到你吴家手里了……没了地契又如何,既然是你的,那些没见识的刁民聚众作乱,便以为能夺走不成!”3
   
  吴正大喜过望,赶忙起身行了一個大礼,感激道:“鲁太公此番相助,我铭感五内!来日老太公若有需要,在下愿效犬马之劳,定万死不辞!”
   
  鲁安城受了一礼,顿了顿,慢条斯理道:“言重了,且坐吧。此事虽然不难,可我有几句良言,倒是想劝劝吴公子。”
   
  吴正立马挺直腰板,正色道:“鲁老太公请讲。”
   
  鲁安城抚着胡须,话锋一转,忽然语重心长,开口道:
   
  “公子听我一言,你是要考取功名的人,只要高中,何愁家业不回?即便你夺回家业,你也要亲自主持,还有什么精力读书?为此事分心,却是舍本逐末了。不如你夺回田产后,与我立下契据,将田产尽数租借于我,我让人替你照看,每年给你分些钱财。待你来日考取功名,有了闲暇,你再接手也不迟。”13
   
  吴正一愣,深深看了看鲁安城,毫不犹豫起身便拜:3
   
  “此乃两全其美之策,鲁老爷仁义!待我夺回家中田产,便烦劳鲁老爷打理了。”5
   
  鲁安城这才露出微笑,上前扶起吴正,笑道:“大郎莫要客气,你我两家交往甚密,这点小忙,我自不会袖手,还望大郎苦心钻研书经,以求来日高中!”1
   
  谈妥此事,两人又手拉着手说了些闲话,鲁安城好似和善长辈,说些敦促的话。1
   
  聊了一阵,鲁府便设宴招待吴正,宾主尽欢。
   
  吃完酒席,吴正说还要向书院告假,便拜别了鲁老爷。
   
  走出鲁府大门,遭街上冷风一吹,吴正酒醒了不少,不禁悲从中来。
   
  他怎能不知道鲁老爷的打算,在自个儿考中功名之前,那田产便是鲁家的了,只需每年给些钱财便打发了他。1
   
  若自己考取功名,那租借的田产,鲁老爷自然和气归还于他,结个善缘。
   
  若一辈子都考不中功名,自己这数代家业,恐怕以后就姓鲁了……3
   
  吴正自觉别无选择,心中哀叹两声,用袖子胡乱一抹眼,随后便带着书童,离开鲁府。
   
  ……
   
  另一边,因为“翻山太岁”方真一起同行,周靖一行又多了一人。1
   
  偶遇方真,大家吃了一顿酒,耽搁了些时辰,午饭后紧赶慢赶,众人还是没能在日落之前抵达安林府,只得在城外找了间客栈,留宿一夜,待天明再入城。
   
  不少错过入城时间的路人,也都在客栈中落脚,人多眼杂,众人草草吃了饭,便回房歇息。
   
  第二日一早,城门开启,李纯出面打点,拿了路验凭书,又孝敬了些银子,便带着众人进了城。
   
  路上,李纯已经给周靖解释过了,去县城、村庄还好些,要是想进府城,是需要“身份证明”、“出行凭证”的,一般叫作路验凭书。
   
  大夏王朝初期,查的比较严,可经过一百来年的腐化,现在已是宽松无比。
   
  所谓下有对策,伪造路验凭书已是一门常见的黑市生意,手艺好的近乎以假乱真。即便手艺差些,各地府城每日进城者甚众,若是守门查验的军士不上心,也有机会混过去。2
   
  而如今这个世道,上行下效,处处皆是贪官污吏,要是会使银子,连伪造都不用,一些地方小吏连验都懒得验,给够了钱便按需而写,私下售卖官方的路验凭书。1
   
  另外,这府城守门查验的差事,也是个肥差,不是谁都有资格来当的。
   
  小权也能生财,只要给够孝敬,守门军士查验时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而若是遇到贪婪些的,就算有合格的路验凭书,不孝敬些钱财,人家也能找你麻烦。1
   
  一天下来,守门军士光是外快就能收不少。
   
  当然了,这些钱不能独吞,还要孝敬驻守城防的上一级军官,处处打点。
   
  守门查验的军士,不仅给自己捞钱,更是为上级敛财。没有这份眼力劲的,可没资格被上级军官派来做这份差事。1
   
  对这种规矩,正常行商自然深恶痛绝,敢怒不敢言,但却是方便了绿林人、江湖人行事。
   
  进了城,众人寻了一处客栈落脚。
   
  周靖因为身形彪悍,有些显眼,却是换了一身粗布麻衣,虽然看起来还是很大,但至少没那么吓人了。8
   
  李纯带着陆家兄妹,去找中间人谈些军器买卖,周靖倒是不方便跟去。
   
  他也没闲着,在房间里练了一阵基础锤炼法,后来接到方真相邀,两人便去街上闲逛,而张三等五名亲随则在客栈等候。
   
  两人出了客栈,走在街上,左瞧右看。
   
  这安林府虽不可能和主世界相比,但以封建时期的古代城市标准而言,已算是繁华,市井气息浓郁,周靖也是看个新鲜。
   
  “哥哥可是第一次来这安林府?”方真笑问。1
   
  “确实是首次。”
   
  周靖随意回应,其实他不是一无所知,但没必要说出来。
   
  主世界给的地图资料,虽然过时了上百年,物是人非,但一些城市的基本布局,还是不会轻易改变。
   
  在指定投放区域之时,周靖就看过周边府城的大体布局,安林府也在其中。虽然更细致的布局,他也不知道,但至少晓得城门往哪个方向开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